AG环亚

    我國加速健全防災減災機制
    時間:2019-05-09

            5月6日,防災減災宣傳周正式啟動。在5月12日我國第11個全國防災減災日即將到來之際,一系列推進防災減災體制機制完善的組合拳正在推進。《經濟參考報》記者從業內獲悉,日前,包括應急管理部等多個中央部門、多地政府都在加速完善防災減災機制。與此同時,包括制定應急救援領域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方案也已列入今年改革任務。

    15573944570905422774.jpg


            央地加速推進防災減災機制改革

            記者了解到,當前,包括應急管理部等多個中央部門、多地政府都在加速完善防災減災機制。

            5月5日,應急管理部黨組會議對穩定安全生產形勢、加強汛前檢查和隱患排查等作出部署。4月30日,中國氣像局召開基層氣像防災減災標准化建設視頻會議,就全力推進基層氣像防災減災標准化建設等作出部署。

            近日, 國務院安委會辦公室、國家減災委辦公室、應急管理部聯合印發《關於加強應急基礎信息管理的通知》,要求加強應急基礎信息管理,全面提升安全生產和綜合防災減災救災水平。

    與此同時,記者了解到,應急救援領域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也已列入今年改革任務,改革方案制定工作正在推進中。

            地方層面,廣東、河北、江西、貴州、湖南等地相繼出台防災減災相關規劃,一方面加強全省突發事件預警信息發布體系建設,另一方面強化對各類自然災害和災害管理全過程、多部門的綜合協調,以及推進地區救災物資儲備設施建設。

            此外,江西、浙江、深圳等地近期召開了防災減災救災工作會議,表示針對各自重點領域、重點部位進一步加大整治力度,繼續穩步推進重大項目建設。

            除政策發力外,近年來部分地區開啟巨災保險試點,即利用現代保險制度轉移大災風險,將事後賠償轉化為事前預算。繼深圳2014年試點後,寧波、雲南、四川、廣東、黑龍江等地也陸續開展巨災保險試點,上海保險交易所也於近日正式上線多年期住宅地震巨災保險產品。

            為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提供有力保障

            在今年1月國新辦的發布會上,應急管理部方面介紹,針對自然災害多發頻發的基本國情和依然嚴峻的安全生產形勢,2019年將著力抓好四項重大任務:堅決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加快建設災害事故防範救援能力體系;全面建設應急管理法律制度體系;大力提升應急管理基層基礎能力。

            2018年中央財經委第三次會議指出,加強自然災害防治關系國計民生,要建立高效科學的自然災害防治體系,提高全社會自然災害防治能力,為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和國家安全提供有力保障。

            我國先後修訂了安全生產法、職業病防治法、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等多部法律法規,制修訂部門規章近百部、安全生產標准200余項,明確了設區市具有安全生產立法權,出台了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司法解釋,嚴查嚴懲各類安全生產違法違章行為。

            與此同時,中共中央、國務院制定了關於推進安全生產領域改革發展的意見,出台30條重大政策措施,重點解決了影響安全生產的體制機制等突出問題。去年新組建的應急管理部,通過整合優化應急救援力量和資源,強化基礎管理、執法監督和行業管理,安全生產工作得到進一步加強。

            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會委員程曉陶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總體來看,國家應急管理部成立後,建立了部級聯席制度的工作機制,其分工、職責更加明確,能夠更好協調相關部門做好相關工作。

            專家建議加快推進機制改革

            專家表示,當前,經濟社會發展對防災減災管理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如期實現“十三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總體目標,健全公共安全體系,都要求加快推進防災減災救災體制機制改革。

            廈門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孫傳旺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防災減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時期,具有更豐富的內涵和更重要的意義。40多年經濟快速發展為防災減災提供了厚實的國力後盾和經濟基礎。社會結構調整成為防災減災的強大動力,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安全是第一要務,提升應急能力增強民眾的獲得感和安全感。防災減災和應急管理能力是體現國家發展水平與社會治理能力的重要內容,在機制構建上不僅需要各級政府主導,也要發揮企業和非營利組織的作用。此外,全民的防災減災意識是成熟社會體制的重要表現,應對氣候變化與極端災害也是各國面對的共同挑戰。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王澤彩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在他看來,應急救援領域央地關系改革的主要意義在於:一是使得防災減災財權事權契約化。在五級政府體系下,明確政府間應急救援事權、界定層級政府間應急救援支出責任、劃分層級政府間應急救援財權、匹配層級政府間應急救援財力,對建立應急救援風險預警機制將發揮重要制度性作用。二是層級政府間應急救援事權清晰化,使得防災減災的公共事務供給和服務提供的職責一清二楚,做到“是誰的孩子誰抱走”,減少推諉扯皮、無法問責現像發生。三是層級政府間的應急救援支出責任分擔多元化。現行體制“中央拿錢做地方的事、地方掏錢干了中央的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弊端必須克服掉。總之,通過界定層級政府應急救援支出責任,真正實現“財力與事權相匹配”,確保整個應急救援體制有效運轉。

            程曉陶表示,中央此前提出的“三個轉變”具有指導意義。一是從注重災後救助向注重災前預防轉變;二是從應對單一災種向綜合減災轉變;三是從減少災害損失向減輕災害風險轉變。“其中第三點最為關鍵,在調研中我們發現,經濟發展水平差的地區防災能力通常也不強,需要得到更多關注。此外,防洪能力變強不等於災害消失,現在很多農戶是通過貸款從而擴大生產規模,發生災害後財產不止歸零,還可能變為負數,因此一旦發生所造成的風險較過去更大。”程曉陶建議,未來政府一方面應加強風險評估機制建設,另一方面也可通過保險解決相關問題。


    來源:經濟參考報

    提交
    凯时集团 博天堂918.com 凯发k8.com 尊龙集团 918博天堂集团 AG88集团 利来国际集团 918博客天堂 918博天堂集团 利来国际集团 尊龙集团 环亚ag88.com